南京手表维修服务中心

名表直通车 > 手表配件 > 表带 >
石英表表带选择
打印 文章来源:亨格利腕表服务中心 发布日期:2019-03-14 17:26 
20世纪初制表界最伟大的革命创新是什么?设计生产出可佩戴在腕间的手表定是其中之一,然而我们似乎已经忘却了这一点。不错,从怀表到腕表的变革,制表师对机芯的改造是基础,但

  20世纪初制表界最伟大的革命创新是什么?设计生产出可佩戴在腕间的手表定是其中之一,然而我们似乎已经忘却了这一点。不错,从怀表到腕表的变革,制表师对机芯的改造是基础,但我们也应当明白让这一转变成为可能的配件的重要性,无论它被称之为表带还是表链。

  

 

  没有表带,难以想象这种变革成为可能。因此尽管表带问世的构思和理念已经显而易见,它仍旧值得引起我们的瞩目和重视。多年以来,随着时间的变迁,它存在的意义已经产生彻底的转变——从简单的“炫耀元素”(show-off element)变为我们心爱之物的“完美点缀”(guest star)。

  事实上,除却后文中我们将探讨的少数个例外,许多制表品牌从未在这一方面付出足够重视,实现表带与时计作品的完美配搭。大多数情况下,表带颜色似乎只有黑和灰两个选项。当然在一些特殊场合下,也有考究的时计搭配金或蓝色调的皮质表带,但依旧难有什么令人感到惊喜的变化。就更不用提缺乏原创精神的金属表链了,毫无创意和改变,还能更乏味一点吗?

  然而要谈论创意在腕表的哪个环节发挥决定性主导作用,那还是表带,毕竟这也是佩戴者能够私人触碰感知的唯一部件。这一配件对于整款时计的影响力也的确是惊人的,颜色或者材料上的变化都将让整款时计呈现不同的风采。

  卡地亚在几年前就已深谙个中道理,Roadster系列中配备的创新表带替换系统,能够让它在精钢、皮革和帆布表带之间自由切换。最近,万国在Ingenieur和Aquatimer系列作品中也配备了相似的装置。这其中存在的唯一问题——替换系统是“特定的”,仅能从品牌原装的表带间切换,而不能选用其他产品。业内只有极少数富有创意的名字,例如Atelier du Bracelet Parisien (ABP)有能力设计生产可应用在类似系统上的表带。

  

 

  万国表柏涛菲诺中型系列采用Santoni生产的Mesh或鳄鱼皮表带

  万国的另一创新尝试也值得关注。Santoni是意大利制鞋品牌,产品以富有古色和奇妙的色泽层次感而闻名。万国与这家公司的合作关系建立了制表工坊和皮具工坊沟通的桥梁。遗憾的是,类似这样的合作并不多见。不过他们确实推开了更多不同选择的大门,也让精致做工的爱好者更积极主动地应对表带上的改变。

  当然,还有几个其他的选择对此不无裨益。在经典皮革领域,ABP与Camille Fournet的皮革专家能够提供量身定制服务。也有为数众多的工匠在网络上发布有趣的创意设计,对于他们来说,创意意味着无拘无束——材质、配色、规格和洞洞,一切都可以按照顾客具体要求设计制作。创意本身就是最简单最纯真的愉悦。

  在众多纷繁的可能性中,我想特别提及三类表带,它们淋漓尽致地满足和展现了佩戴者的掌控愿望,都是旧式的古典设计却又不同程度现代化,它们的成功自然不容忽视。

  

 

  汉米尔顿新款Khaki Pioneer Aluminum系列采用NATO表带

  NATO表带

  简约,纤细,军事,这三个词也许是对于NATO表带的最佳总结。NATO表带是上世纪70年代英国军方使用的军规专用表带,当时英国国防部(Ministry of Defence)的目标十分明确,即为军用腕表配备一款简约耐用、低价实惠的表带。由是NATO尼龙表带应运而生,它拥有以下特点:纤细(1.2毫米)、狭长(佩戴适用范围更广)、宽度适宜(表耳间20毫米)、一体生成并配有固定扣设计。

  并未经过多久时间,这种军用配件就开始走出深巷,扬名天下。更确切地说,是自1964年起,著名的詹姆斯·邦德佩戴的劳力士潜航大皇冠(Rolex Submariner Big Crown)腕表就搭配一条黑色、栗色和卡其色相间的尼龙表带。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你足够细心,定会感到疑惑:“詹姆斯·邦德怎么可能在1964年佩戴9年后,即1973年方才发明问世的NATO表带呢?”答案其实很简单,优雅的间谍佩戴的是一款潜水尼龙表带,而非真正意义上的NATO表带。那么区别何在?潜水表带是单一的织物环带,而NATO表带除了表耳间外,在腕表底亦有一条环带缚紧固牢。

  因而至今还有人对“邦德”NATO表带津津乐道,即便它从未出现过。是不是很有趣呢?不管怎样,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,劳力士和NATO表带的联姻足够长久与成功。据相关数据统计,到目前为止潜航系列是搭配NATO表带最多的表款。

  

 

  配备NATO表带的2014年度宝珀五十噚深潜器腕表

  其优点就在于确实足够低廉实惠,并富有百种不同的变化和使用方式。随着心情和搭配的不同,整款腕表的外观可以呈现出数不清的造型效果。如今,NATO表带(以及Zulu和美国军方单环带式变体)随处可见,甚至它们也为制表品牌提供了些许灵感。

  有两个例子值得一提。其一是欧米茄,2014年超霸系列限定款就配有一条NATO表带,也是目前市场上最精美漂亮的表带设计之一。但欧米茄没有就此止步,如今它能够提供与自己历史表款(包括超霸系列和新款海马300系列)完美配搭的各式表带。

  其二是艾美,去年11月它为movember(从 “November” 和“moustache”合并而来)公益活动发布了一款奔涛潜水限定腕表,棕色的NATO表带异常美丽,上面还印有抗前列腺癌组织的logo。如今,NATO表带也有了各式最珍贵的皮革款式,让这一基础配件步入高档的奢侈品世界!或许你也应当试试看。

  Bund表带

  NATO是军用表带之星,Bund表带在这一方面却更为低调内敛。皮革质的表带将表壳裹实,避免了它与手腕的直接接触。看上去就像“套袖”,但实际上确实大有用处,包括军事环境下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当座舱既非封闭,又没有调温装置时,飞行员就佩戴这种类型的表带。海拔拉升,精钢表壳受冷冻结就有粘到皮肤上的危险;酷暑条件下,表壳过热又容易引起灼伤。

  

 

  真力时飞行员Type 20 GMT 1903腕表配搭Bund表带

  这种类型的表带在1915年就已存在,如今的名字来自Bundeswehr(德国联邦国防军),并通常指代特定款式,即上世纪70年代豪雅为德国航空生产的计时码表搭配的表带。其历史上曾经的辉煌要多亏演员Paul Newman,当年他总是习惯为自己的“Newman”劳力士迪通拿搭配一条带有美国名牌的“fatstrap”表带(其实就是Bund表带的一种变体)。

  那时,Bund比NATO罕见却更有韵味内涵。但也要承认,它让腕表显得笨重,占据更多的手腕空间,尽管与小表径腕表也能完美配搭,但这种类型的表带并非适合所有人。最近帝舵发布的Heritage Ranger系列腕表,就搭配了一条金色皮革Bund表带。

  Mesh表带

  这一次没有皮革,只有钢质。Mesh表带也被称为米兰网带或不锈钢编织表带,问世于上世纪60年代,被看做是一种“奢侈”表带。表带间的小部件让它灵活便捷却也造价昂贵,其风格特色有浓厚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遗风,这也成为它后来失宠的缘由所在。

  

 

  万国柏涛菲诺中型系列IW458110腕表及其Mesh表带

  随着时代和时尚趋势的变迁,这种Mesh表带几乎再难觅踪影——太老式、太程式化、太......丑了。此外,由于构造的限制,这种表带不能紧贴安装,于是表壳和表带之间会留有空隙,怎么看也不具有吸引力。但事物是变化发展的,观点和意见的改变往往有之。

  如今,得益于复古风潮的兴起,Mesh表带又重回人们的视线。一些腕表搭配米兰网带往往有更好的表现,不谈论劳力士和沛纳海,让我们看看Mesh表带与欧米茄搭配的效果。

  某种程度上说,恰恰是欧米茄几年前发布的海马系列Ploprof腕表,让现代Mesh表带迎来复兴。随后万国的柏涛菲诺、breitling'>百年灵的超级海洋以及真力时飞行员El Primero系列纷纷效仿。但若要证明Mesh表带确实重回潮流并将成为2015年度之星,还要看苹果。即将在2015年与消费者见面的苹果智能表,就将配备一条磁力吸附式Mesh表带。

首页 手表资讯 维修网点 修表技师 维修品牌 手表故障 手表配件 自学保养 问技师 Sitemap
版权所有:南京亨格利钟表有限公司鼓楼分公司 咨询热线:025-89665336 网址:www.jzyyf.com
Copyright Nanjing Hengoeli Watch Co.,Ltd,All Rights Reserved.jzyyf